阿里欺诈事件背后电商认证难或改变收费模式

来源:上虞互联网平台 2019-07-13 19:06

阿里欺诈事件背后:电商认证难 或改变收费模式

电子商务的认证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领域,对阿里巴巴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图为阿里巴巴资料图(TechWeb配图)

孙进

阿里巴巴由于过去两年中2000余家“中国供应商”客户涉嫌欺诈事件,正对公司的股价造成打击,而阿里巴巴内部的风暴也正产生深远影响。

其公司内部调查小组认为,这次事件对阿里巴巴收入上没有很大影响,但需要发出一个很强的信息,处理违背价值观的行为。B2B公司CEO卫哲及COO李旭晖因此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向客户和员工公开强调,价值观问题上公司不会做任何妥协。

阿里巴巴到底发生了什么?这一事件的内外因素,又到底有哪些?

怎样的欺诈?

这2000多家中国供应商客户到底如何出现和进行诈骗的,其实已经有案例。这类案例在2009年就时有曝光,但当时影响不大。

比较典型的案例是这样的。当客户A急需一批产品时,他可能会在阿里巴巴寻找供应商B公司,当客户A和B公司负责人取得联系后,B公司要求客户A提交1万元“押金”到自己公司或者个人账户上,而当这笔押金支付之后,客户A就发现再也联系不上这家公司了。

在这一案例中,B公司就是涉嫌欺诈的“中国供应商”。

“我实在不明白,如果是骗人的公司,为什么还会大量出现在站上呢?”互联上如是的抱怨和投诉屡见不鲜。

在阿里巴巴平台上,确实有一些诸如支付宝之类的平台保障客户A的利益。但是问题在于当客户A被试图欺诈的B公司骗取钱款后,阿里巴巴对诸多的“B公司”到底采取怎样的态度。

这个问题就是阿里巴巴的问题了。

标准的问题

回溯到2009年和2010年,可以找到阿里巴巴平台欺诈问题“爆发”的内因。

2006年11月,卫哲正式加盟阿里巴巴。“我不是创业元老,也不是纯粹的职业经理人,而是这个团队的一个合伙人。”他当时是以合伙人心态入职的。

2008年11月,在“中国供应商”体系下推出了一款低价产品出口通,该产品刚推出的价格是1.98万元,而此前中国供应商的价格为5万元人民币。有阿里巴巴前市场销售人员告诉,阿里巴巴销售会在不同的业绩基础上获得8%到12%的提成。

这一低价产品引发了阿里巴巴客户的加速增长。但阿里巴巴集团CFO蔡崇信对此解释称,阿里巴巴在2008年底推出了入门级会员“出口通版”服务,旨在降低服务价格,向更多小企业用户提供可负担的服务。受此影响,或许因为服务价格的降低,导致部分销售人员为追求佣金而放松了标准。

阿里巴巴调查发现绝大部分涉案的商户店铺均为特意设立以诈骗全球买家。行骗的手法显示,这些店铺提供高需求产品,并以极具吸引力的价格、较低的最少购货量和相对不安全的付款方式进行交易。每宗诈骗个案涉及受骗买家的付款金额平均少于1200美元

公司还称,在5000人的直销团队中,近100名销售人员和部分主管及销售经理需要对其故意或疏忽容许骗子规避公司的认证措施及在国际交易市场上有组织地建立进行诈骗的商户店铺负直接。调查结论是:对业绩的过分追求,为了获取短期经济利益而不择手段,导致了欺诈行为的持续发生。

阿里巴巴2010年三季度财报也显示,诚信通付费用户数量达到63万,大约6倍于中国供应商的数量,但占到58%的收入中国供应商是主力,而中国供应商的增速开始放缓。这也构成业绩压力。

同时,阿里巴巴上市后的股价并不能让投资者满意。在欺诈问题增多、业绩和股价三重压力下,卫哲的离开有了充足的理由。

模式变化的可能

马云在阿里巴巴集团组织部21日的会议上要求B2B团队必须进行深刻检讨。同时淘宝原CEO陆兆禧将上任B2B公司的CEO,执掌两大平台。蔡崇信也公开表态目前阿里巴巴董事会暂时没有寻找其他CEO人选的计划。

陆兆禧需要的,是下足对会员进行严格筛选的决心。获悉阿里巴巴已经和国际认证机构天祥集团展开一项合作,推出基于第三方的深度认证服务,意在对其中国供应商进行最大限度的资质认证,从而杜绝诈骗、纠纷等事件。

“阿里巴巴让我们第一批审查20万家重点客户。”天祥集团消费品中国市场事业部总经理王建平告诉本报,“做了3个月,也只做了2000家,工作量非常大。电子商务的认证是一个全新的陌生的领域,这无论对阿里巴巴还是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天祥为阿里巴巴提供的深度认证服务分为“生产能力审核”及“贸易能力审核”两类。天祥中国总裁柏学礼表示,这两个项目的认证服务,不仅是对商家产品质量安全的测评,更是对供应商能力的全面评估,从而打造电子商务的诚信体系。

而阿里巴巴希望陆兆禧能够促进更深的协同。蔡崇信表示,淘宝和B2B之间可以有很多合作的地方,比如供应商、后台资源互补等,淘宝也可以为B2B上的供应商提供分销渠道。B2B也可以考虑通过淘宝去发展市场营销,争取新客户。

“考虑到阿里巴巴缓慢的市场增长,我们对其CEO和COO的离职并不感到意外,陆兆禧会把淘宝的一些好的做法引入阿里巴巴。”瑞信分析师Wallace Cheung表示。

陆兆禧1969年出生于广州,比卫哲大一岁。1988年考入广州大学学习酒店管理,2000年在阿里巴巴任华南大区最高负责人。2004年至2008年执掌过支付宝和淘宝。

陆兆禧昨日发出内部公开信表示:“路走对了,就不怕远。”他认为在未来,淘宝和B2B公司之间有很多地方可以合作,B2B公司面向供应商,而淘宝面向消费者。在这样一个链条上,两者可以联合起来制造很多机会,淘宝专注于服务消费者,B2B专注于服务供应商,实现资源互补。淘宝可以为B2B的供应商提供销售平台,淘宝大量的成熟卖家可以为供应商提供最好的分销渠道。

而且,阿里巴巴目前也在推动按照交易收费的模式,改变此前单纯收取会员费获利的形式。事实上,按达成交易付费能很大程度上杜绝诈骗的存在。目前有敦煌等同类电子商务站在使用该模式。

马云的新危机

张京科

马云总是让员工和自己充满危机感。

过去几年间,在电子商务领域,马云的阿里巴巴局面一片大好,凭借着强大的公关、市场运作能力,江湖上无人敢对其进行挑战,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公司经历几次高管换岗学习后,也更加”政通人和”,确定了马云无可替代的领袖地位。即使经历了金融危机的考验,阿里巴巴和百度以及腾讯也被公认为中国互联三大巨头。

不过生于忧患的马云有必要听听孟子的话: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

在做江湖老大的日子里,马云过得有些过于安逸,忙于出世问道、海外演讲,拓展海外市场,甚至几乎已经不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耳目中皆是歌舞升平景象。但几年下来,阿里巴巴集团在B2B业务上市后,包括支付宝、淘宝等在内本应更宏伟的“大淘宝”上市计划却一拖再拖。反观市场竞争,当当上市后也主动对淘宝发起了挑战。

事实上,这几年成长起来的淘宝的敌人已经远不止当当一家,还有卓越亚马逊、京东商城等电子商务巨头一直跃跃欲试,在本领域站稳脚跟后,均在不停地扩张品类。

除此之外,百度与日本乐天集团合资的乐酷天、易的机票业务等、腾讯、新浪微博衍生的电子商务均在酝酿之中,在垂直电子商务领域,如鞋类的乐淘和好乐买、服装类的凡客和玛萨·玛索等新近崛起的服装品牌,奢侈品站的尚品,甚至国美、苏宁、富士康亦在开拓电子商务销售,和几年前相比,如今淘宝的对手已经不胜枚举。

不仅竞争对手们在成长,消费者同样在成长,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持续增长,消费者和商家对品牌的追求和消费的质量已经日益提高。

不过和马云上次预见到金融危机提前准备过冬一样,淘宝也提前对此趋势做了布局,推出“淘品牌”、“淘宝商城”等新业务,并且马云亲自出面与全国物流商交流,希望他们来解决当前阻碍电子商务发展的物流瓶颈。

除了国内的消费市场发生了变化,马云应该也已注意到,B2B海外市场与国内市场之间的格局也已经明显发生变化。随着金融危机持续,海外订单减少已经不可避免,同时越来越多的海外订单选择了东南亚和墨西哥等地,避开用工和物料成本日渐上升的中国。这意味着已经上市的阿里巴巴B2B业务也应该去找到新的定位和商业模式。

在这场可能旷日持久的全球通胀当中,应该有一个强大的平台,可以让购买力强劲的中国人买到和美国人一样物美价廉的衣服和商品,阿里巴巴B2B以及淘宝的结合,也许能够成就这一可能。

所谓危机,等于危险加机遇。如不想死于安乐,不想一直处在“冬天”里。马云何不试试这个机遇?

诚信:电子商务的新问题?

张京科

电子商务发展最重要的要素是物流还是诚信?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的意见是:都重要。

诚信危机如何解决?

在卫哲引咎辞职后,如今阿里巴巴公司上下都把“诚信”两个字放在嘴边。这是电子商务解决诚信问题的最好方式吗?

知名博主谢文对此持有怀疑态度:“价值观当然是价值观,但B2B模式里的问题在卫哲进入之前就存在,甚至是这种模式胎里带来的。搞这么大动作应该有其他问题。”

对马云此举同样表示不解的还有当当联席总裁李国庆:“无论因业绩还是办公室政治以及公司业务出现欺诈,都请给高管留足面子,辞职已经是当事人为职业生涯付出代价,别搞成引咎;让我们一起营造合伙人和职业经理人健康的进退氛围。”他随后在微博中说。

当然李国庆之所以这样说也并非由于其仗义执言,当当也是淘宝商城的主要竞争对手,两者都声称只卖正品,同样以正品为主要经营方向的大型综合性电子商务站还有卓越亚马逊和京东商城。

易凯资本CEO王冉同样在其微博中指出问题的根本:“在惊叹马云勇气的同时,我们同样期待淘宝也能正本清源,让假货和盗版早日绝迹。这个担子太沉重,本不应该落在一个人身上,哪怕是伟人。”

李国庆则认为诚信一直是中国电子商务市场发展的老问题,“我和淘宝卖真货的商家和广大顾客一样怕淘宝的假货。”

李国庆认为,以互联监管难度大而导致的诚信问题不是借口,“上打假和打侵权,比实体容易。马云和彦宏(注:百度CEO李彦宏)有决心或者政府有决心是可以一打尽的。法律是存在的,别利用互联钻法律空子。”

物流仍是大难题

当前的诚信危机,仍然只是中国电子商务特定发展时期的一个问题。但是物流问题却已经实实在在地影响到了电子商务的服务质量。

众所周知,春节期间,各大快递公司的快递几乎都处于停顿状态,无论是商家还是消费者都备受影响。

在促销的日子里,淘宝商城一天的包裹量就可以达到1500万个,马云此前在物流平台发布时表示,中国的物流行业严重制约着电子商务市场的发展速度和质量,“我们收到的所有投诉几乎都来自于物流,我希望10年以后,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只要从上下订单,最多8个小时货物就送到家。”

马云在春节前,宣布将建设阿里巴巴的实体物流,仅阿里巴巴集团自身投资资金就将达到100亿元。马云希望和众多VC、PE等金融、基金合作伙伴一起投资200亿~300亿元人民币,在全国建立一个立体式的仓储络体系,并将该仓储体系与所有的合作伙伴共享,保证物流的畅通。

即使是以销售鞋类为主的垂直电子商务公司,也面临物流难题。鞋类电子商务站乐淘CEO毕胜对于电子商务领域的物流瓶颈气愤不已,“如果不是物流限制,我们的发展速度远远不止一年三倍。”

不过一些商品产地集约化的电子商务厂商并没有受到物流太大影响,经营琉璃厂老字号的站创始人老榕(王峻涛)就成功地通过一家快递外包公司完成了所有商品的发货,究其原因,老榕告诉:“主要是因为所有店铺都集中在一起,快递可以在百十米的距离内完成所有商铺的取货、发货、退货等流程。所以我们今后会考虑多开拓园区型电子商务。”

商业模式是个新问题

事实上,此次卫哲引咎辞职事件还让大家意识到一个根本问题——无论是B2B、B2C还是C2C等不同类型电子商务公司,商业模式创新始终是一个问题。

阿里巴巴B2B公司通过搭建一个全球买家和卖家的专业平台,以收取供应商的佣金或会员费的模式来获取收益。淘宝则结合了C2C和B2C两种模式,主要依靠广告和搜索广告等盈利,但是其客户除非拥有极具特色和竞争力的个性化商品,否则小型个人客户很难在大型厂商的规模压力下继续生存下去,由此淘宝也逐渐演变成为以B2C为主的大卖家业务模式。

至于同样采用C2C模式的易趣,与eBay结盟后,最终却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二手交易市场交易模式在中国并未获得认可,最终定位成为现在的海外代购站。

互联评论人士刘兴亮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进步,人们手中一些用不到的优质二手货交易需求会急剧增多,带有拍卖性质的二手交易也许会逐渐复苏。“商业模式并非一成不变,主要看企业发展和消费者消费需求。比如搜索引擎这种商业模式,此前很多人就没有想到,现在团购和微博都这么火,所以也许今后简单实用的,能够满足人们需求的电子商务商业模式创新会层出不穷。”

刘兴亮举例说,第三方厂商可以将自己的商品信息连接到团购站或者微博上,借助搜索引擎和平台推荐的方式来获取更多的用户资源。“新的用户平台今后会越来越多,也会越来越细分,只要有高质量的用户,就能带来生意。”

卫哲“不体面”的结局

孙进

随着阿里巴巴在香港主板的上市,卫哲价值10多亿港元的财富曾掀起口水风波,当时他被称为中国最贵职业经理人。

卫哲初遇马云是在2001年的哈佛商学院,两人当时都被邀请去作演讲,当时他们并不像现在那样出名,从那时起两人会有时在一起喝茶聊天,聊聊金庸武侠。

1970年生于上海的卫哲,24岁担任万国证券管理总部副总经理;28岁担任东方证券投资银行总部董事总经理, 2002年担任百安居中国区总裁,成为世界500强最年轻的中国总裁。2005年,卫哲高调写下《金领——21世纪职业生涯完胜之道》。当时他是和唐骏争夺中国“打工皇帝”名号的劲敌。

卫哲是抱着合伙人心态去阿里巴巴“创业”的,但由于“价值观”问题不得不黯然离开。卫哲甚至亲手写下邮件承认错误,进行自我批评。这对阿里巴巴来说是一次体面的自我改正,但对卫哲来说不是一次“体面”的离开。

“卫哲的职业经理人道路就此断了。”有业界人士对表示,估计他以后只能创业、投资,或者实现其梦想,去当一名商学院老师。

最初加入阿里巴巴,卫哲的高调言论让很多业内人士记忆至今。“我找不到离开百安居的理由,但我找到了加入阿里巴巴的理由。”曾经声称阿里巴巴是自己的最后一个工作的卫哲,也曾经对马云说过,“最多七八年后,一定会离开的,45岁之后要做的事情是当一个商务教学的老师。”

就是这样一个卫哲,他的邮箱是向所有客户开放的,只要不在国际航班上,客户和员工给他的邮件,都不用秘书代劳。

“卫哲是我认识的最好的职业经理人之一。”资深IT人方兴东表示,2月12日还和卫哲在杭州聊天,没看出迹象,实在很震惊,对马云和卫哲表示敬佩,狠得有境界!

方兴东透露,得知消息后跟卫哲聊了一会,他很平和,要先休息一阵。他这样下台不体面却有勇气。这活是互联最累的活,辞了未尝不是一种解脱。“他平时住杭州华美达酒店,周末回上海。现在不再需要每周奔波了。”

“若辞职是卫哲主动提出的,我要对他脱帽致敬。”1号店董事长于刚表示,和卫哲通了,他心态很平和,说有时间找他打球。于刚也指出,阿里巴巴出现的问题马云也有摆脱不了的干系,应负有和卫哲同等的。这种壮士断臂的做法以损失几员大将赢得业界的口碑也是危机处理和PR技巧,受益的是企业,但在经理人的职业生涯里留下污点。

于刚认为,阿里巴巴发生的事情公司高管应该承担起不可推卸的。作为一个成熟的企业领袖,马云主动、严肃、大刀阔斧地处理危机是明智的,需要勇气的,为中国的企业作出了榜样。